周鴻禕坐寶馬
  要債務整合的是安全省心
  Who is it
  奇虎360董事長
  都說要“開寶馬,坐奔馳”,可周九份民宿鴻禕卻是“坐寶馬,然後啥也不開”。
  其實,周鴻禕更喜歡發燒音響,而不是汽車。他的辦公室里除了造型奇特的吸音牆和“鋪滿”整面牆的CD外,沙發和茶几正對面是碩大無朋的音箱和唱片機、CD機、解碼器、功烤肉放等器材。這個極度酷愛音樂的超級發燒友可以花幾百萬買一套設備,也不願意為了炫耀而去買一輛自認為“不實用”的豪車。
  “我對車不感興趣,對錶也不怎麼感興趣,有人手上戴個名貴的腕表在我面前轉兩msata圈,我根本沒反應。”痴迷軍事與音樂的周鴻禕,對於選車沒有過多要求,只要皮實耐用就可以。
  1998年,周鴻禕創立了3721公司,商業活動的增加讓他有了買車的欲望。當時市場上可選的車型非常少,大部分人買的車都是老三樣:捷達、桑塔納和富康。於是在朋友的推薦下,周鴻禕隨大流買了一輛捷達。開始老周還覺得這車外型方頭方腦的很難看,但後來,皮實耐用的性能和燃有巢氏房屋油經濟性讓他越來越喜歡這輛捷達。
  捷達開到第4年,2001年,3721得到IDG投資,並派遣了一位海歸CEO管理,公司給這位CEO配備了一輛別克轎車。但不久這位CEO因“水土不服”離職,這輛車就歸周鴻禕使用。對於這輛美國車,老周的贊譽度挺高:底盤扎實,外觀也不張揚,適合創業型公司。
  周鴻禕的第三輛車是一輛皮卡。說起皮卡時,超級軍事愛好者老周明顯激動了幾分,語速加快:“我非常喜歡各種槍械武器,所以對悍馬情有獨鐘,可是當時買不起悍馬,就想買一輛SUV。”
  但2002年時的SUV不像今天這麼繁榮,可供選擇的SUV更是鳳毛麟角,經過一番考察和朋友推薦,周鴻禕買了輛純進口的雪佛蘭皮卡。但使用一段時間後,老周對這輛車非常失望:毛病不斷,而且非常費油,於是他在2003年轉送給了朋友。
  周鴻禕的第四輛車是棕色的寶馬730Li,這輛車其實是他與投資人一場博弈的戰利品,也可以說是他賭氣賭來的。“當時在公司的經營上,我與投資方發生了一些分歧,為了讓投資人讓步,我只好出此下策:如果投資人不同意我的意見,我就一周內每天買一輛好車,今天換寶馬,明天換奔馳,直到投資人同意為止。”
  投資人在老周剛買了這輛寶馬後就投降了。
  提起為什麼選擇這輛寶馬7系,不會開車的周鴻禕一樣有發言權:“我坐過奔馳S350和S500,我的感覺是奔馳后座確實沒有寶馬舒服。”以前他還幫沈南鵬買過一輛奧迪A8L,“我在後面坐了一下,也不如寶馬7系坐著省心和舒適,所以當時就選了這款車。”
  雖然很多人買寶馬是為了得到完美的駕駛感受,但老周就是要“坐寶馬”,“寶馬后座確實非常舒服,坐在後面,我看文件、發郵件、打電話等,不會受到干擾。”
  儘管周鴻禕如此喜歡寶馬,但他在2004年又為家人購買了一輛沃爾沃SUV。“開車發生追尾事故時,都是大車占優勢,小車是弱勢群體。”為了安全著想,又為了能夠陪家人一起外出,老周決定買一輛以安全性能著稱的沃爾沃XC90。
  沒想到剛買完這個車的2004年國慶,就發生了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當時,老周一家人與360總裁齊向東一家人從北京出發,到千島湖、九江、武漢等地自駕游,剛出發的那天早上就發生了事故。
  早晨6點鐘,他們沿著京津塘高速行駛,路上很多長途大貨車。就在上了超車道要超過一輛大貨車的時候,對向車道的一輛貨車司機可能正在打瞌睡,車突然越過護欄,向他們衝過來。“還好開車的齊向東反應快,停住了車。”
  當時周鴻禕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在出事的一剎那,他首先想到的是,“我怎麼這麼倒霉?”然後就想到“我這新車沃爾沃還是挺安全的,應該沒事”,這一切都發生在零點幾秒內,“如果是別的車,當時的情形可能不堪設想。”
  通過這次難忘的經歷,周鴻禕學駕駛的想法徹底灰飛煙滅,“我根本就不是開車的料。”他堅信。
  誠然,做到了大BOSS的地位,沒幾個人平時自己開車,都有司機呢。但很多大老闆都是會開車的,休息時自己駕駛,體驗一下開車的樂趣。老周不一樣,“我其實骨子裡喜歡車,也喜歡開車。但我的性格太要強、太好勝,如果我上了路,看到前面有車,我肯定要超,這樣多危險。”他還真是瞭解自己,所以他其實是“不敢”學車。
  不會開車,也有不少麻煩。在國內還好,司機隨行。但要是去了美國呢?地方又大,又要經常從硅谷跑來跑去與人談事,不會開車的確不方便。不過,大佬自有解決方案,那就是:把司機也帶到美國。外出時司機開車,老周拿著i-Pad查地圖。
  周鴻禕對“免費”二字非常敏感,在停車樓停車時,他看到上面寫的“兩小時免費”,於是提醒司機,出來交費時別忘了把這兩小時划出去。“免費的東西人人喜歡,這就是人性。”
  劉強東駕悍馬
  要的是瘋狂刺激
  Who is it
  京東商城CEO
  2009年的一天,天很藍,風也不躁,一片沙丘上,一輛黑色悍馬正在沖頂一個高高的陡坡。圍觀的人都是一家汽車俱樂部的越野愛好者,他們中不乏老手,正為這輛悍馬的主人捏把汗。
  主要是這地勢太陡,連老手開著性能強勁的悍馬都未必能Hold住。但這輛悍馬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劉強東,只有他敢這樣硬沖。
  其實,彼時劉強東玩越野的時間並不長。2008年在朋友的帶領下,劉強東才開始玩越野。那時劉強東的京東已經有了規模,生意也越做越大。在越野圈裡,大家都叫他“東哥”。
  東哥一上手越野這項目,就狂迷不已。或許越野項目的粗獷、狂野氣質正契合了他向前沖的基因。越野俱樂部的組織者經常要為東哥擔心,這項目腎上腺指數高,但危險繫數也大,搞不好隨時有可能車毀人亡。
  “有點愣,也有點二,只有東哥敢這樣沖。”越野哥們兒的話其實也透著擔心,但劉強東那“我必須要試一下”的勁兒一上來,別人就知道,甭勸,勸也沒用,讓他試吧,可結果往往還不錯———至少到目前為止。東哥的膽大還屢試不爽,不僅這次悍馬挑戰陡坡成功。整個越野的五年裡,東哥多次遇險,也屢屢化險為夷。
  在別人看來是“二、愣以及不要命”,但在劉強東那裡,他其實是內心評估過風險之後才開始沖的。只不過,他的挑戰指數太高,尺度太大,但別人看來不可思議,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另一次“可控風險”下的挺進而己。“我喜歡冒險,但不是盲目冒險,方向盤在我手中。”看起來,劉強東在越野和電商領域都找到了冒險家的樂園。
  他酷愛的沙漠穿越看似浪漫,其實極為艱苦,甚至很多時候相當枯燥。
  “沙漠的風景有一種凄涼的美,初到沙漠的人,都會被這種美所震懾,但10個小時過後,就會覺得枯燥無味,這時必須說服自己要堅持下去,一定不能放棄。”雖然東哥經常和伙伴們一起同行,但真正開起車來,其實磨練的是每個人的意志。
  2010年,劉強東參加的車隊從北京整裝待發去拉薩,那段時間很多地方鬧洪災,路非常不好走。在開到離拉薩只有100多公里的地方,洪水已經把不少橋都沖塌了,車隊在317、318國道上折返數次。
  這時一些隊員開始動搖,準備放棄。只有劉強東固執地繼續找路,他一個人曾連續開車26個小時沒停過。後來,團隊里很多人回京,只有劉強東最終抵達了拉薩。“信念一直是支撐我的力量,既然去做了就一定要把它做成。”
  穿越沙漠既是對精神與體力的雙重考驗,也能磨練意志、培養耐力,但對於劉強東這樣的大老闆來說,其實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放鬆”。 “我總是喜歡去那些比較艱苦的地方,一般沙漠裡邊都不可能有手機信號,在那裡你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人和車輛,感覺到了一個全新的、與世隔絕的世界,在一個純自然環境下,能讓自己的身和心徹底放鬆。”
  2011年10月,劉強東穿越塔克拉瑪乾沙漠後發了一張獨自站在沙漠里的照片,下麵只有兩個字:“孤獨”。當劉強東從沙漠出來後,他在微博上寫下:“真是神馬都是浮雲”。目前,他已經把全中國的沙漠都穿越完了,開始準備穿越國外的沙漠。這是要挺進撒拉哈的節奏嗎?
  祖籍湖南,出生於江蘇的劉強東,從小吃苦長大,其實很會過日子。
  曾經有人質疑劉強東的越野愛好,認為很奢侈。但劉強東有自己的解釋,“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貴,越野車可以買二手切六,最多5萬元。每次穿越大部分都是油錢和過路費,吃的是方便面和火腿腸,住的是帳篷。”
  看得出來,敢於玩價格戰、大把“燒錢”的劉強東也很會精打細算,在越野一事上,他最大的奢侈就算那輛悍馬了。他極為偏愛那輛黑色悍馬H2,儘管有同隊的車友跟他說,H2其實不適合越野,更適合郊外和相對平坦的地勢,但劉強東還是不想換車,還是感覺開起H2更爽。
  玩多了,有時劉強東還會贊助一些業餘的越野比賽,同時自己也跟著玩。跟車隊的朋友在一起時,東哥就是東哥,沒有一點大老闆的勁兒,非常安靜也很親切,就是一旦有挑戰地勢,劉強東骨子的狠勁兒就會不由自主地冒出來。
  丁磊開賓利
  要的是“老錢範兒”
  Who is it
  網易創始人
  所有在地處“宇宙中心”———北京五道口附近的清華科技園上班的莘莘學子,對於搜狐網絡大廈西南角“賽百味”店門口的空地一定不陌生。這裡的保安一個重要工作就趕走無視黃色塑料禁行警示牌車輛。
  “這是老闆的車位。”他們會這樣向試圖停車者解釋。
  老闆就是張朝陽。他的座駕是一輛氣派的GMC商務之星,美國通用旗下品牌。張朝陽的這輛GMC除了前端駕駛艙的前擋和側擋玻璃透明外,其他玻璃一概永遠拉著塑料遮光板。車位霸氣外泄但隱私密不透風,車子外觀低調但內部空間無敵,可見方便實用簡單是富豪也遵循的法則。
  無獨有偶,另一位IT大富豪丁磊也熱愛地面停車位及非停車位。在丁磊日常辦公的網易杭州研發中心,靠近公司大門最近的三個車位是老闆的日常備用車位,夏天會搭起涼棚。丁磊當日用車的停車位也是在辦公樓下———靠近辦公樓電梯最近的一塊能停車的空地,停車不用轉彎不用倒車入位。這塊不是車位的車位,也是網易同學瞭解老闆出勤狀況的指示牌。
  丁磊熱愛文藝,年過不惑開始歌唱事業,請來林志玲一起錄MV,還專門做了一個音樂社交APP。這樣的文藝造詣對於選車也一定會有自己獨特的腔調,一輛湖藍色的賓利歐陸飛馳是丁磊出現在公司的座駕中最高調的。
  作為十多年前就已經當過中國首富的“老一輩”IT大佬,即便是在奢華轎車的選擇上,丁磊是斷然不會同土豪富二代同樣,不過,如果是心情好且自己開車上班的話,多年來丁磊偏愛一輛銀灰色的軟頂寶馬Z4。這款車,可是輛連超跑俱樂部入門車型最低門檻都達不到的“菜車”,真低調。
  不過有人說了,對於一個有品位的“老錢”來說,擁有任何一輛超跑俱樂部車型名單上的車,都不啻是一種侮辱。
  其實,“菜車”的出勤率也並不高,近兩年在丁磊手下出勤率最高的是一輛新買的黑色油電混合動力途銳,一般都是司機代為駕駛。以上三輛車都享有地面停車位的殊榮,另一輛外形復古的上海英倫TX4,則只能屈身於地下車庫的一角了。
  這種倫敦出租車型在被吉利國產化後,同為浙商的丁磊欣然成為下線後的國內第一位用戶,親赴上海車展為吉利站台。丁磊這輛特製的的TX4亮點在於頂燈,不是顯示TEXI,而是VIP哦!不過丁磊平時也不怎麼把它開出門,所以此車也常常借給網易同學們作為公務用車。(綜合《21世紀經濟報道》和艾瑞網)  (原標題:不開車,猛開車以及鄙視豪車 三位IT大佬的“座駕觀”)
創作者介紹

0005

wp86wpec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